返回列表 发帖

柯武恩:回首十年风雨路 不辱使命始心安

柯武恩:回首十年风雨路 不辱使命始心安

本刊记者 刘奇民




今年10月,宁波颐乐园将迎来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——开园十周年。园长柯武恩也在颐乐园服务了几近10年。在柯武恩的履历里,有教师、妇联主席、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等职务,乍听起来,这些职业与养老行业相距甚远。当时是怎样的机缘巧合,让她进入到养老行业?柯武恩笑笑:“这还要从10多年前说起。”




十年


1999年,宁波市原市委书记、时任人大主任的项兵炎,决定办一个占地100多亩,投资1.5亿元的大型养老机构,希望找一个有基层管理经验、做过群众工作的同志来担任院长。因柯武恩时任奉化市妇联主席,又是连续三届的市人大代表,好多人都和她比较熟,所以当时就有人推荐了她。到2001年颐乐园建成时,恰逢宁波市出台一个干部政策:男干部53岁、女干部50岁可离岗休养,待遇不变。当年柯武恩刚好50岁。就这样,在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之下,柯武恩来到宁波颐乐园担任副园长,10个月后她被推选为园长。


以往的种种经历对柯武恩现在的园长工作影响颇深:“老年人工作实际是群众工作的一部分。从前各时期的工作经历,在我来到颐乐园之后都得到了充分的运用,为我做好养老院的管理工作打下了深厚的基础。我在乡镇工作过5年,对做老人的思想工作很熟悉。颐乐园属企业化管理,劳动部门的工作经历对企业的成本核算、人员管理等也大有用处。”


回首颐乐园过去的10年,柯武恩把这10年分为起步、发展壮大和巩固提升三个阶段,谈起颐乐园的发展历程,柯武恩如数家珍。   


2001—2004年,颐乐园各项工作刚刚起步。这一时期,颐乐园的一期已经开业,二期尚未竣工。当时有床位800张,但是第一批入住的老人只有47人,到2004年底才入住400余人。这一阶段,颐乐园的主要任务就是营销,利用各种媒介广泛进行宣传,把宁波颐乐园的品牌打响,让更多的人知道宁波颐乐园这家养老机构。为了提高入住率,柯武恩带着员工们到中山广场分发宣传册,到各个社区进行巡回宣讲,一些老领导还介绍离退休干部到颐乐园短期试住。“由于当时养老观念比较传统,而且开园伊始,颐乐园的配套设施还不完善、交通也不够便利,种种原因使得当时颐乐园的入住率不高,但总体来看稳中有升,逐步提高。这一阶段的经营情况也不太理想,第一、二年亏损,到第三年基本持平,略有节余。”


2005—2007年是颐乐园快速发展的时期。随着二期工程的建成开业,前来咨询登记的老人也越来越多,入住率不断提高。2005年底,颐乐园共有休养老人750人,到2007年底,入住老人达950人,已基本满园,而且排队登记的人很多,床位开始供不应求。这几年间,颐乐园的硬件设施建设基本完成,颐康医院成立,解决了老人的就医问题。内部管理方面也有了很大的提高,形成了一整套管理制度和一个完善的领导班子,通过了ISO9001:2000质量管理体系认证。


2008年以后,颐乐园着重加强软件建设,打造规范化、标准化管理,实现了全园网络信息化。ISO质量管理也每年进行修改升级,经过多次改版,体系也不断成熟和提高。同时,颐乐园还通过改造房间、取消包房等措施,进一步提高床位利用率。目前全园共有休养老人1050人,离休干部体检每批50余人,实际上共有1100人长期入住。这一时期颐乐园收获了多项荣誉,被浙江省民政厅评为“浙江省养老服务社会化示范单位”,被全国老龄委评为“养老服务放心机构十佳单位”。


现在柯武恩正在着手为颐乐园出书,书名叫《乐园风韵》,“既是对宁波颐乐园10年历程的一次回顾,也是10年经验的一次总结。”




灵活


总结这10年来的经验,柯武恩认为,颐乐园的成功主要得益于灵活的经营管理方式。自担任园长以来,柯武恩彻底打破了传统养老机构的经营方式,根据市场经济规律和市场机制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,走出了一条自主经营,自收自支,自负盈亏的企业化新路。首先,改革用人机制。全园所有员工实行聘任聘用合同制,取消事业编制,打破大锅饭,采用工资奖金与工作业绩挂钩的方式,提高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。改革后,颐乐园的人力成本降低为公办养老机构的一半至三分之一;其次,实行企业化管理,采取多种经营的方式,“以园养园”、“以短养长”。颐乐园除了开展养老、医疗等服务之外,还接待短期体检、休养的老干部、老人家属和旅游团队,以此来增加收入,贴补食堂和公共设施,提高职工的工资待遇,同时也提高了颐乐园的经济效益。


市场化的灵活还在于可以根据市场变化调整房价。“现在物价不断上涨,护理员的工资也要跟着上涨,颐乐园的支出也会相应增加。因为颐乐园的性质是企业化运作的非营利性公益事业单位,不求利润最大化,只求床位利用率最大化。虽然经营压力增大,但是这10年间我们只调整过一次房价,提高115元/人/年,为此颐乐园还专门召开了家属听证会。”柯武恩解释说。


目前,宁波颐乐园带卫生间的套间最低仅每月900元。最好的房间一室一厅,带厨房和卫生间,收费也不过1980元。柯武恩说,这是根据园内日常的水电和人员成本开支折算出来的,在没有加入划拨土地价格和1.67亿元固定资产折旧的情况下,每年的收支大致相抵。


柯武恩告诉记者,目前颐乐园已满员,后面排队等候入住的至少还有2000余人。经常会有一些老人和家属因为想住进来却没有床位的事来找她。对此她也颇有几分无奈,“现在住进来以后再搬出去的老人极少,但床位就那么多,这就导致后面排队的老人想住进来可能要等很长时间。不过颐乐园也在扩建,一座4层的护理楼即将拔地而起,计划新增床位200张,希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老人入住难问题。”




使命


除了园长,柯武恩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宁波市人大代表。2007年,她第一次以宁波颐乐园园长的身份亮相人代会,作为宁波市养老行业唯一一名人大代表,柯武恩深感重任在肩。此后每年的人代会上,柯武恩都会提出建议3~5条,其中的绝大部分内容都与养老行业有关。


目前,宁波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经达到102万,占全市人口比例的17%,其中65岁以上老人有80多万,80岁以上老人有16万。如何妥善地解决这些老年人的养老问题,让他们老有所养,让他们的子女安心工作,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多年的养老行业从业经验让柯武恩清楚认识到,随着对“421”人口结构日益普遍,传统那种依靠子女的居家养老方式已不太现实,在原有养老机构已趋于饱和状态的条件下,想有效解决养老难题,必须加大对民营养老机构建设的扶持力度。据此,2009年,柯武恩提出了《关于加快推进民营养老机构建设的建议》,建议政府增加对养老机构建设的投入,利用各种社会力量来兴办不同性质、不同档次的养老机构,以满足不同层次、不同健康状况老人的养老需求。


随着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,养老服务市场不规范,护理人员不足、专业知识缺乏等问题逐渐显现,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养老服务事业的发展。2010、2011年,柯武恩又相继提出了《关于推动全市养老服务事业发展的建议》与《关于开设养老护理专业教育的建议》,建议政府规范养老服务市场,把养老护理专业人员培养纳入职业教育体系,加强护工短期培训和持证上岗制度,出台统一的行业服务标准,使养老服务产业发展更加规范化、标准化。


“现在只有湖南长沙民政学院等3所学校培育养老服务人才,前几年我们去学校招聘的时候,还能选一选,近几年干脆连挑选的余地都没有了,只要稍有迟疑,就被别的养老院抢走了。”面对养老行业人才严重匮乏问题,柯武恩忧心忡忡:“目前没有专门学校开设养老服务专业,养老服务从业人员来源不足,素质不高,专业知识缺乏,这些是养老行业迫切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,建设一支专业化、知识化、年轻化的服务队伍已是迫在眉睫。”


接受采访第二天,柯武恩收到了一封宁波市教育局发来的《关于市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第539号建议办理落实情况的反馈意见》的信函,信函对柯武恩提出的“关于开设养老护理专业教育的建议”进行了答复:宁波天一职业技术学院护理专业开设老年护理方向,培养养老护理人才。老年护理专业申报已列入宁波天一职业技术学院《十二五专业建设规划(初稿)》,预计2013年开始招生,招生规模为每年100名。看到回函,柯武恩欣慰地笑了,心里一直悬着的那块养老行业用人难的大石头,现在总算是落了地。


“我作为市人大慈善养老行业的唯一代表,这个身份赋予我的责任与使命,我责无旁待,不容推卸。我觉得养老事业的现状,应该引起政府重视,所以就提了一些建议议案。其中一些建议被政府相关部门采纳,发挥了作用,这也算不辱作为一名人大代表的使命、没辜负选民们对我的期望与重托吧!”柯武恩说。




安心


近10年的园长生涯,对柯武恩来说可谓五味杂陈。由于之前一直在政府部门担任领导职务,对从政府部门领导到养老机构负责人、从机关的宏观调控到养老机构的基层服务之间角色转换,柯武恩一时还难以适应。“当时初入养老行业,对一切都很陌生,要边学习,边摸索。”开园之初,柯武恩几乎每根神经都是紧绷的,担心会有意外发生,“一天24小时呆在颐乐园里,晚上也不回去,有时一个人也很害怕,好在都熬过来了。”


柯武恩几乎每天都会到老人的房间看看。过年时,更是要提着礼物给园里的老人逐一上门拜年。一位在园里住了近10年的老婆婆对记者说:“每逢过年,我女儿来接我,我都不肯,坚持过了大年初二才回去,因为我知道大年初二柯园长要来给我们拜年,如果那天我不在,我会觉得对不起柯园长。” 一对在颐乐园住了8年的老夫妻激动地说:“柯园长对我们很好,颐乐园的工作人员对我们都很好。颐乐园就是我们人生的最后一站。”


当时家人都在奉化,家务基本上都是丈夫一人打理。由于工作繁忙,柯武恩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,即使过年过节也很难团聚。现在回想起来,她并不感到后悔,但心里不免对家人有所愧疚。好在现在柯武恩的家已经从奉化搬到了宁波,离颐乐园不足5公里。虽然现在的她工作依然很忙,每天的生活也基本上是颐乐园与家之间两点一线,但现在她会尽量多抽些时间陪伴家人,每天还会哄着自己5岁的小孙女吃饭、洗澡、睡觉。


宁波颐乐园成功后,全国各地的养老机构都到颐乐园来参观学习,其中还有不少养老机构想高薪聘请柯武恩去当院长,都被她一一婉言谢绝。“颐乐园的成功,不是我一个人的成功,这近十年的管理经验是颐乐园给我的,不能因为别人给的待遇高,我就离开。如果这样,一对不起老领导对我的重托,二对不起全园员工对我的信任。”


在宁波市慈善总会副秘书长郭天放看来,柯武恩是一个对工作非常投入、尽职尽责、做事追求完美的人,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养老机构管理人才。“自她担任园长以来,实行了许多行之有效的措施,摸索出了一条养老机构创新发展的新途径。”郭天放认为,养老保障作为社会保障的一种,应当是政府不容推卸的责任,慈善只能作为社会保障的一种有益补充。现在宁波颐乐园已经走上了自给自足的发展轨道,他们的实践经验为慈善事业怎样创新发展、如何由输血型向造血型转变提供了新的范本。


“老年工作是一门新的学科。老人思想比较固执,工作难做。当养老院院长难,做民营养老机构的院长更难,更艰辛,更需要奉献精神。”说起这么多年担任园长的心得体会,柯武恩感触颇多。“我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,是项兵炎老书记的精神一直感动和激励着我。他当时79岁高龄创办颐乐园,选址、筹资、装修,他都事无巨细、亲身参与,颐乐园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都凝结着他的汗水与情感。我应该以他为榜样,我做得还很不够。”


柯武恩说,目前颐乐园的一切工作都已步入良性的发展轨道,她没有辜负老领导的重托与人民的期望,所以回首这十年,她感觉很安心。“养老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民生问题,不是某个部门、某个人的责任,是全社会的责任。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养老事业中来,只有养老事业发展了,在我们自己年老的时候,才能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在此看过了,写得还可以!
Moncler down jackets

TOP

看贴不回贴 都什么习惯呀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达人分享效果最好的保湿产品

TOP

Mark up 一下,留个印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治雀斑偏方

TOP

路过!!!!!!












沈阳摄影 http://www.osy.com.cn
沈阳摄影工作室 http://www.miiloo.com.cn
沈阳婚纱摄影 http://www.symt.cn
沈阳婚纱摄影工作室 http://www.miiloo.cn

TOP

有意义,有收获,谢谢提供












沈阳婚纱摄影
鞍山心理医生
沈阳网站建设

TOP

GMT+8, 2012-6-30 10:53, Processed in 0.679626 second(s), 10 queries.

Powered by Discuz! 7.2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